您的位置 : 首页 > 政协工作 > 政协要闻

驻村日记:我的“武汉小兄弟”

时间:2020-03-25   来源:北京政协微信公众号

  作为市政协机关派出的下沉干部,我到台湖镇北火垡村参加疫情防控工作已经近一个月了。今天站在村口值守时,看着每一位进出的村民眼角眉梢的喜悦,我发自内心地感到开心和自豪。特别让我开心的是,村里那位“武汉小兄弟”也高高兴兴地出来取快递了,他可是疫情期间北火垡村的一个“名人”。

  “咱们村全村287户,户籍人口1015人。外地来京人员节日期间没走的有120多人,其中有湖北武汉籍人员1人。” 2月底我们到北火垡村的第一天,村里的勾志田书记一边带我们入村巡查熟悉村情,一边向我们介绍着全村疫情防控工作的基本情况。“这个小兄弟呀,三十出头父母就都不在了,所以三四年都没有回过湖北,一直在北京做闪送,去年年底辞工后,从琉璃河搬来咱们村租房住,准备在台湖这边工作。我们用大数据确认过他近期的行程,他自己也表示没有和来京的老乡见过面。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让他居家隔离,再有个三、四天就能解除隔离了。”

  那个时候,由于湖北的疫情形势还比较严峻,一些人对湖北籍、特别是武汉籍在京人员避之不及,也导致这些身在异乡的同胞心理压力比较大。“咱们做防控工作隔离的是病毒,而不是温情,再说咱们在政协做的就是团结人的工作,这个‘武汉小兄弟’咱们得多关心!”于是,我们入户测量体温的第一站就去了这位“武汉小兄弟”的家。初次见面,听说我们是市里派下来的,个子不高的他立刻紧张起来。我们向他介绍了到村里参加疫情防控工作的目的,希望他多支持我们的工作,有什么生活困难及时提出,我们争取帮他解决。接下来的每天,我们都上门给他测量体温,大家彼此间也就熟悉了。

  可在隔离期的第14天,马上就能解除隔离的他出事儿了!

  那天傍晚,我们刚和村“两委”的干部开完每日例会准备回家,突然接到通知,村口来了救护车,村里有武汉籍人员发烧需马上送到医院检查。我们心急火燎地赶到村口一看,果然停着一辆救护车,身着全套防护服的医护人员正在问路。经过反复核实,果然是那位“武汉小兄弟”发烧了,同时他还伴有嗓子疼、咳嗽等症状。目送救护车闪着灯驶离村子,天天跟他见面的我们也仿佛心头压上了一块大石,喘不过气来。

  回到村委会,我们马上调出了他这些天的体温记录,虽说并没有发现异常,但我们也只能集中在村委会办公室里,忐忑地等待着医院的消息。如果他被确诊,我们作为密切接触者也要马上进行隔离,我想着家里的老人、妻女,一时真不知道该如何跟她们讲这件事。村民们也陆续知道有人发热被救护车带走的消息,办公室的电话响个不停,我们也只能极尽安慰,请大家放心,相信镇里和村里一定能妥善处理好,千万不要恐慌。

  夜里十点,医院那边终于传来了消息。“不是!不是新冠,就是普通感冒!” 勾书记挂了电话兴奋地说到。深夜,当我们在村口接到“武汉小兄弟”时,他脸色煞白、浑身颤抖,嘴里不停说“不该洗澡啊,不该洗澡啊”。我们详细一问才得知,他看明天就要解除隔离了,中午就烧了点热水在屋里洗了一个澡,结果有点着凉,一下子就烧起来了。洗个澡就惊动了全村,听到这个起因我们哭笑不得,让他先回去安心休息。

  但第二天一早村里就炸了窝,很多村民提出要把“武汉小兄弟”赶走,不能让他再留在村里。在村委会,村“两委”成员、下沉干部和村民代表召开大会,讨论起他的去留问题。会上的意见分为两种,一部分人提出要立刻赶走,以绝后患;另一部分说,既然不是新冠,就先留下养病。两边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就都把目光转向了勾书记。

  “还是先把他留下来养病吧!”书记和几位村委以及我们下沉干部商量后,大声宣布了决定。结果嗡的一下,会场立刻炸开了锅。“不行,必须要走!”“不能留下,太危险了!”好几个村民站起来高声表示反对。

  “大家静一静,听我说一下!”勾书记说,“他虽然是武汉人,但已经三四年没回过湖北了,这段时间一直在村里隔离,也没和老乡接触过,这一点我们是绝对放心的,我们干部也愿意给他担保。他这次就是着凉感冒,这天寒地冻的,我们要是把他赶走,他到哪儿去住,怎么活?新闻里天天说病毒无情、人有情,咱们居家隔离不能隔心,要是没人愿意租房给他,那就到我家后院,我给他腾出一间房,先住我那里。他就是我的‘武汉小兄弟’!”

  听了书记斩钉截铁的表态,之前有反对意见的村民也被打动了,大家一致同意让“武汉小兄弟”留在村里继续养病。就这样,村里很多人虽然不知道这位湖北老乡的名字,但是只要一提“武汉小兄弟”,大家就都知道是他,他成了村里的一个“名人”。

  今天,我和出来取快递的“武汉小兄弟”聊了一会儿,得知他明天就要开始找工作了,相信他的生活会越过越好。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感慨万千,在北火垡村亲历的这件事,让我切身感受到了“病毒无情、人间有爱”,也希望每一位武汉人、每一位湖北人、每一位中国人永远平安健康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