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政协工作 > 政协动态

【战“疫”群英】李献云:抗击疫情从“心”开始

时间:2020-03-20   来源:北京观察

  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不断关注手机和电视里有关“新冠肺炎”的新闻,越看越紧张……在与新型冠状病毒的战斗中,不仅包括身体机理的抵抗,还包含内心世界对疫情的反应和耐受。

  作为一名精神科医生和认知行为治疗师,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回龙观医院临床三科主任李献云在疫情一开始,就想到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方法,力所能及地帮助人们以一种良好的心理状态,顺利度过疫情这个特殊时期。

  2月13日上午10点,李献云走进北京市政协的疫情防控直播间,以“舒缓恐慌情绪,科学有序抗击疫情”为题,结合多年的工作实际,向广大网友开出了治愈系的“心理处方”,直播点击量达到251.49万次。

  “一个人的认知、头脑、思维会对自己的情绪、行为,甚至生理产生很重要的影响。认知行为治疗的主要着眼点在不合理的认知问题上,通过改变患者对己对人或对事的看法与态度来改变心理问题。疫情这样特殊情况的发生,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如果学会帮助自己不受这些特殊情况的影响,那对我们来说将是非常有意义的。”李献云说。

  “普通公众、居家隔离人员、密切接触者、疑似患者、确诊患者,还有一线防疫工作人员,这些不同的群体可能会出现不同的心理问题。”李献云介绍到,1月26日国家卫健委出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紧急心理危机干预指导原则》,在这个指导原则中特别强调,为受影响的人群提供心理健康服务,为有需要的人群提供心理危机干预,积极预防、减缓、尽量控制疫情的心理社会影响,也同时要求在疫情的特殊阶段舒缓疫情的恐慌情绪。

  为此,针对疫情中因一些不良认知可能带来的心理影响,李献云先后撰写了《面对新型肺炎疫情,如何调整心态和情绪》《如何缓解恐慌更有效?》《如何平息心中的怒火?》《一线医护人员如何调整心态?》等一系列科普文章并发表。

  在李献云看来,“疫情之下,要尽量避免自己陷入灾难化思维。焦虑恐慌的情绪往往跟高估危险的严重程度或发生的概率以及低估自己的承受能力或周围可用的资源有关。恐慌无助于糟糕状况的缓解,传播恐慌情绪还会导致不良影响。做一些有助于改善自己情绪,对自己和周围人有好处,也间接有助于大家共同应对肺炎疫情的事情,会有助于状况的改善。不要让自己一味陷入负面沉思。”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大众通过媒体报道获知疫情防控进展,但媒体报道中反映出的一些防疫方面的失误,也会令大众产生愤怒的情绪。“我们有没有仅依据这些新闻报道的内容就让自己跌入以偏概全、非黑即白的认知误区,从而让自己愤怒不已呢?”李献云提示大众,“试着想象,我们每个人、家庭、团体、社会、国家乃至世界,能不能每次在关键时刻都只做正确的决定和正确的事情?或者说做出的任何决定对我们来说都是利大弊小或者没有弊端的?答案恐怕是否定的”。

  除了关注大众的心理健康,李献云也同样十分关注同行医务工作者在疫情之下的心理状态。在医护专业平台上,面向广大医务人员,她做了一期关于《疫情之下的心理危机》培训讲座,同时面向北京市医务人员开展继续教育讲座,讲解如何舒缓不良情绪。

  作为专业人士,李献云注意到,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特殊时期,很多人出现急性应激反应,也有相当多的人出现了比较严重的心理行为问题。而心理援助热线的专业性、可及性、便利性、及时性、不受时间限制且不需特殊防护的特点,非常有效地舒缓了一线医护人员、其他奋战在一线工作岗位的人员、肺炎或疑似患者、普通百姓的恐慌等负面情绪及心理压力。

  但据李献云了解,目前全国尚无统一的心理援助热线。有关部门汇总更新的数据显示,以各省公立精神卫生医疗机构为主开通的免费心理援助热线大约有300余条。李献云表示,如此丰富的心理援助热线资源为抗击肺炎疫情打响了很有力的心理保卫战。但这些心理援助热线号码有的是固定直播电话(跨省市拨打需要加区号),有的是400号码,有的是800号码(手机、分机和IP电话不能拨打此号码),有的是手机号码……这是一个非常庞杂的号码列表。

  “对于有着强烈负面情绪困扰、心理压力很大的个体来说,从300多条热线中筛选出适合自己的心理援助热线必然有困难,导致大家更愿意选择出现在列表前面的热线,而这些热线因为承载量的限制,会导致接听率下降。这样的局面不利于有紧急心理服务需求的个体得到他们所需的心理援助热线服务。”李献云说。

  另外,李献云也发现,这300多条心理援助热线的服务专业水平参差不齐,急需对这部分心理援助热线从业人员进行规范化培训,以便保证心理援助热线服务在各地的均衡性和科学性。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攻坚期和持续期,心理援助热线的需求量通常会显著增加,上述现状和问题极大地阻碍了心理援助热线队伍在疫情战役中发挥更为积极的作用。”为此,李献云建议,尽快由国家应急管理部、工信部、国家卫健委、民政部等部委协商确定,在全国范围内设立统一的心理援助热线号码,就像114或120一样易记易拨打。在哪个省市拨打就接入哪个省市的热线系统,如果占线就自动转入到容易接通的地方,这样就不至于出现需要热线帮助却要在一大堆热线中寻找,还不知道哪个好的局面。

  此外,她建议在疫情结束后,在国家层面设立专门的心理援助热线管理办公室,或者继续由国家卫健委委托相关单位承担此项任务,有明确的经费保障和清晰的职责要求,建立工作管理体系和协调统一的运作机制。由财政部设立专门的款项,用于全国心理援助热线统一联网的软硬件建设。由国家卫健委牵头,组织专家面向心理援助热线人员制定统一的行业标准和服务规范。定期对心理援助热线的从业人员进行专业培训和督导,以进一步提高他们的热线接听处理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