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政协工作 > 政协动态

程雁:发挥退休人员余热 缓解首都养老压力

时间:2019-02-11   来源:人民政协报

  养老现况

  近年来,随着北京人口老龄化愈发严重,人口抚养比不断上升。2017年北京60岁以上人口占比16.5%,而人口抚养比来到了27%,首都面临愈发严峻的养老局势。

  与此同时,北京人均期望寿命不断上升,目前已经达到82.15岁,位居世界前列水平。在法定退休年龄仍为女性55周岁,男性60周岁的情况下,北京有许多老年人在身体仍然很健康的情况下被迫“提前”退休。在北京这个云集了众多优秀的管理人员与高级知识分子的地方,人才不能物尽其用对于社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损失。而且现在的退休人员子女大多是独生子女,其工作压力大,难以照顾老人,导致北京养老压力不断攀升。

  2018年,北京新建了158家养老机构,但是仍远无法满足北京高涨的养老需求,这使得家政服务成为许多家庭的替代选择。但北京家政行业规模较小,行业规范尚不明确,供需矛盾凸显。

  养老建议

  面对北京当前的困境,笔者认为:北京退休人员整体素质较高,如果能在充分激活退休人员再就业的同时,大力发展义工教育与非政府组织对家政行业进行补充,拓展社会爱心活动,将能创建一个更加和谐稳定的北京。

  笔者了解到,在我们的邻国日本、韩国,老年就业市场非常成熟。例如最近日本政府提出的“终生劳动社会”计划,韩国首尔为退休人员专门举办的“银发招聘会”等。大量的退休老人通过再就业,提升了自己的经济条件,同时丰富了自己的老年生活,有效降低了国家社会沉重的养老负担。当然,这些国家的经验教训也告诉我们,退休人员的再就业必须建立在政策与法律的基础上,要力争保证老年人的相关权益。不能因为老年人再就业纠纷引发更多社会矛盾,导致顾此失彼的现象出现。

  在家政服务方面,专业家政业要求护工、保姆对于老人与婴幼儿进行全方位的陪护,实际上是一个非常需要专业训练的行业。比如在美国,早在100多年前就有大学开设家政学等相关专业,目前美国仍有上百家大学设有家政系/科,每年有数以百万计的年轻人与成年人在专业院校接受家政方面的训练。在菲律宾,从事家政服务的人员一般是当地高素质的妇女,她们会接受完整的义务制教育,并在专门的家政班培训至少两年。大多数发达国家家政服务已经形成产业,从就业前培训到就业后监督、管理以及各种问题协调已经形成完善的产业链。有规范性和强制性的资格管理,有系统、专业的从业人员培训,有全面、完善的行业法律法规。因此他们的家政服务业从业人员具有相当的行业荣誉感与认知感,整体行业的服务质量与服务规范都有很好的保障。

  针对我国的具体情况,笔者建议:

  一、利用许多退休老人的管理经验,大力推行社区养老,可以成立老年委等社区自治组织,建设社区托老院等社区养老机构,基于许多退休人员过去的高级管理经验加强老年群体的自治与互助,组织丰富的社区养老活动作为家庭养老的有效补充。完善对于退休人群再就业的法律、政策制定,切实保障再就业退休人群的权益。当前我国国情下,退休人群不会受到劳动合同法的保护,与公司形成的一般是劳务关系。特别是发生纠纷时,劳动者无法申请劳动仲裁,只能到法院按照一般民事纠纷起诉。因此,必须一步一个脚印完善有关制度,不要让好的想法产生负面的效果。

  二、推动家政服务高质量发展。在政府与有关部门的推动下,提升家政业产业化程度,包括完善家政服务标准判断,开设家政服务专门培训机构或课程,推行家政服务公司员工制管理模式等。大力引进先进技术,如德国、日本的特种护理床,有效减轻家政护工的工作量,增强他们的工作意愿。同时加大对于家政服务行业的正面宣传,提升行业认可度,让家政服务人员更加具有尊严感与责任感,用更好的待遇去激励从业人员提升专业素质,满足北京家庭对于高质量家政服务的需求。加强义工教育与非政府爱心组织的建设,探索一种新的服务业发展模式。西方发达国家的义工服务与NGO发展得已经非常成熟,有大量优秀的人才投入到社会公益事业中去,其中就包括对老年人的关怀与照顾。